天气:22~13 无持续风向
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资料

话剧《天山初春》剧本创作轶事

发布:十师政协  时间:2017-10-06 11:18:24   浏览:

1985年金秋时节,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三十六周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三十周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三十周年,热烈欢迎以国家副主席王震为团长的中央慰问团来疆参加隆重的庆祝盛典,兵团文工团的艺术家精心编排了话剧《天山初春》,向中央慰问团和新疆各族人民汇报演出,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和强烈反响。

文革结束后,解放军总政治部指示全军文艺团体要重新整顿,尽快创作出一批揭露“四人帮”、恢复社会秩序、恢复生产建设的新作品。新疆军区政治部文化部部长宋肖倡议写老司令员王震,因为军区部队和新疆各族人民都十分熟悉他、拥护他、爱戴他。是他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万大军挺进新疆,实现了新疆的和平解放;是他马不停蹄地率领千军万马和各族人民,劈荆斩棘,开创了新疆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局面。为了颂扬王震司令员的宏图大略和丰功伟绩,他想以发生在新疆解放初期反映王震司令员带领军民艰苦创业的真实事件为题材写个话剧,让驻疆部队指战员和新疆各族人民永远怀念他、学习他,从而把社会主义的新疆建设得更加美好。于是,宋部长就找来军区的军旅作家杨伯达交流了自己的想法。杨伯达听后十分赞成,并建议这个剧本由军区政治部牵头搞,以示军区对这个剧本的重视,也便于从军区范围内抽调人员参加创作,同时对剧本写好后进入排演及将来公演所需经费都比较好统筹安排。宋部长接受了杨伯达的意见。经与政治部商定,由政治部秘书长吕绍堂同志牵头,有杨伯达和文工团的话剧演员王友志参加。后期,又增加军区党史办主任赵宗之。

大家经过商量酝酿,决定写王震在20世纪四十年代末到五十年代初率领十万大军,发扬“人民解放军战斗队,即是工作队又是生产队”的光荣传统和南泥湾精神,在新疆这块毫无工业基础的大地上,开始了经济建设的创业壮举。

汇集材料、结构、故事的时候,发现有很多的动人事例。比如为了迅速建起一座纺织厂,解放新疆几百万各族人民群众的穿衣问题,王震得知上海一家纺织厂由于一些困难和问题难以解决,迟迟无法开工生产。他便带着秘书到上海找陈毅市长,求他支持,要求把那家工厂全部迁到新疆来。陈毅市长全力支持,但他要王震亲自去找工厂老板,并说只要工厂老板同意,其它事情由他来负责解决。后来打听到那个老板去了重庆,他们又赶到重庆。为了体现礼貌和诚意,在船上王震就刮了胡子,穿上他在军调处工作时配发的一套西装和一双尖头皮鞋。由于皮鞋窄小夹脚,痛得他直咧嘴。找到老板,事情谈妥以后,出了门他就把那双皮鞋扔到一间二层楼的楼顶上,又穿上秘书为他保存在公文包里的那双山西大头鞋,一边哼着湖南花鼓戏,一边和秘书向朝前门码头走去。

最终,作家们还是选中了王震与地质专家王恒升的故事,这个故事是由杨伯达提供的。王恒升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系,后留学英国,回国后任西南联大地质系教授。1948年杨伯达受聘到新疆日报社工作时,王恒升任新疆地质调查所所长,还兼任北大新疆同学会会长。他知道杨伯达和夫人戴西都是北大人之后,亲自到报社看过他们。因为这种关系,彼此经常来往,关系更加密切。1949年新疆和平起义,杨伯达参军随一兵团部队进疆后,就到处打听王恒升的下落,都说不知道。后来见了《新疆日报》前主编于振武、编辑张仲智,才知王恒升被关进监狱,原因是他曾把新疆出土的珍贵化石(三叶虫)以私人名义赠送给当时来新疆访问的美国地质专家,被以泄露国家地质机密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20世纪五十年代初新疆百废待兴,工业建设逐步展开,七一纺织厂、八一钢铁厂、十月汽车修配厂等大中型企业都要上马,急需充足的能源保障。当时,迪化(今乌鲁木齐)只有一个小型火力发电厂,其电力仅够机关和部分百姓照明,哪有电力为几十个大中型企业利用?解决电力供应是当务之急,而解决电力供应的根本是首先解决燃料——燃煤的问题,而解决燃煤的问题,最根本的是要有科学技术人员,是要有地质专家。正在王震急于找到地质专家的时候,省主席包尔汉问王震:这里有个地质专家,与李四光是同学,不知你敢不敢用?王震急问: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哪里?包尔汉把王恒升的情况详细介绍给王震司令员后,王震说:国家现在急需人才,这么大的人才,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我岂有不用之理?并要包尔汉通知公安局,他明天亲自去监狱把王恒升先生接出来。

第二天早晨,王震来到监狱时,王恒升的脚铐还没来得及取掉,钥匙被监狱长带走了。王震找来一把斧头,亲自把王恒升的脚铐砸开,搀扶王恒升走出监狱。到门口,王恒升拉住王震的手惊奇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救我?”王震回答:“我叫王震。眼下我们要办大电厂,需要大量的煤侍候它。你是地质专家,我请你帮我一把,就在附近找个大煤矿。如果能找到,你过去的一切既往不咎,一笔勾销。如果你找不到,我王震可是要杀人的。”

过了三天,王恒升就在六道湾附近找到了一个储藏量很大的、可以露天开采的大煤矿。王震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亲自和有关领导看望王恒升,见到王恒升后首先把绣有“总指挥”字样的大红袖标从自己胳臂上摘下来亲自戴在王恒升胳臂上,并且当着包尔汉、陶峙岳、张希钦等党政军领导人的面讲: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从今天起,你王恒升就是这个大工程的总指挥,三个团的兵力归你调遣。你指向哪里,他们就打向哪里,有职有权,决不含糊。至于待遇嘛,目前国家还很困难,新疆也是一样。这样吧,国家给我王震多少薪金,我就给你王恒升多少。另外,我那套房子还宽敞,画个图,整个资料也比较方便,我已通知他们,把我的房子腾出给你住。还要张希钦副司令把彭总送给他的一台车,也给王恒升专家用,说专家那里更需要车。

由于参加施工全体指战员的日夜奋战,工程进展很快。可就在这时,工地上一连发生了几起事故,经军区保卫部门与地方公安联手侦破,很快捕获了一个嫌疑犯,经审讯供认有个国民党特务组织勾结地方民族主义分子,要破坏新疆的工业建设,当前就要破坏露天煤矿的建设。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首先要离间王恒升与王震的关系,引起王震对王恒升的怀疑和不满,或者彻底铲除王恒升,或把王恒升弄到国外去。因为新疆的地质和矿藏,王恒升知道的最清楚。王恒升的存在,对共产党太有利了。这样,经过一个时期的斗争,在露天煤矿正式出煤的那一天,几个破坏建设的国民党特务分子和地方民族主义分子也同时被捕获镇压。

剧组确定,就以王震和王恒升的关系为基础,以王震司令员团结、尊重知识分子与怀疑、反对知识分子的矛盾线索为结构编写剧本。半年后,王震司令员从国外访问回到乌鲁木齐休息,宋肖代表剧组向他汇报了这个剧本的意义和分场结构,他同意写这个剧本,但不同意写他。他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赞成多写以王恒升为代表的这样爱国知识分子和部队广大指战员,没有这样的知识分子和全体人民群众的艰苦奋斗,我们的国家就不可能复兴。他说,解放前王恒升给外国人赠送“三叶虫”化石一案,纯粹是一场冤案。当时,新疆的王恒升把他发现的“三叶虫”化石送给国民党资源委员会鉴定,资委会负责人翁文灏先生就拿给外国专家看,外国人很感兴趣,经翁先生同意来到新疆,考察了化石的发现场地。临走时,要求王恒升送给他一块化石,王恒升请示了资委会,经资委会同意就送给外国人一块。在这件事情上,王恒升没有责任,也绝对构不成犯罪。这个事情,剧本里要说清楚。根据王震司令员的意见,剧本进行了比较大的改动,把作为军区司令员的王震,改为军长高杰,增强了专家郑宗华和先锋团团长肖勇的戏。削弱了生产办公室主任刘满堂与军长高杰、专家郑宗华的内部矛盾,加强了军长高杰、专家郑宗华与地方民族主义及国民党残余的敌我矛盾。剧本三易其稿,先取名《虎将雄风》,后改为《将军与专家》。1985年,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三十六年,同时庆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三十周年,由原剧本作者之一的杨伯达与兵团文工团编导陈健勇又合作修改了一次,主要加强了新疆的地方民族特色,又改名为《天山初春》在首府乌鲁木齐市演出,受到自治区党政军领导的热烈欢迎和社会各界的好评。

说明:《话剧〈天山初春〉剧本创作轶事》一稿,是根据军旅作家杨伯达生前有关资料整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