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22~13 无持续风向
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资料

迎接张仲瀚政委一行来实地视察

发布:十师政协  时间:2018-06-11 18:11:19   浏览:

迎接张仲瀚政委一行来实地视察


1958年8月初(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接到通知,得知张仲瀚政委一行已经到达和什托洛盖,要我前去迎接。我带上有关资料和地形图乘车连夜前往。到达和什托洛盖时他们已经起床,兵团灌溉管理处处长张立长同志将我介绍给张政委,张政委握着我的手说,你们很辛苦,你连夜赶到先去休息一会儿吧。我说,我年轻没关系,不要紧。张政委问我是哪个部队的。张立长同志说我们是一个师的,他过去是做保卫工作的,1950年我们一起调到起义部队。张政委又问我学过什么专业知识,我说,只学过公安保卫工作的一些业务,不懂勘测业务。张政委说,不懂没有关系,我们共产党员就是在干中学,学中干,边干边学,边学边干,外行是可以变为内行的。早饭中,我一边吃饭一边简要汇报了我队勘测工作进展情况,张政委对我说,你坐到我的车上来,说话方便,这里你是主人,怎么走由你指挥,到你们队的驻地去,沿途需要看看就边走边看边谈。

陪同张政委来考察的一行人员有:张立长、申玉昆、王鹤亭(自治区水利厅副厅长)、张家瑶(自治区水利厅总工程师)、程人英(原兵团水利工程处政治部主任,后任农十师副政委)、邬佳才(农二十八团团长)、张政委秘书以及水利技术人员等同志,还有兵团生产战线报社记者(姓名忘记了),乘三辆小车由和什托洛盖向夏孜盖出发。到达夏孜盖后,张政委问我,“夏孜盖”是什么意思?我回答说,蒙古族语意为“有喜鹊的地方”。张政委说好名字,喜鹊到,贵人到,我们军垦战士就是品质最高尚的人,我们就是要发扬人民军队的英雄气质,战天斗地,在戈壁滩上盖花园,创造人间奇迹。我摊开地形图找到夏孜盖的位置,请张政委一行察看,张政委询问了土质、面积、气候等情况,我回答后他走到当地居民点中(约有十余户人家),细致地询问老乡们的生产情况和生活状况,随后对大家说:看来这个地方不错,是一片很好的农用土地,张拐子(指张立长,他在战争年代腿部受伤,走路有点拐,有了这个绰号)这里将来是你们的大粮仓。工程完成后,可以考虑建两到三个农场,农、工、渔、牧、副大发展,就会变成一个好地方!

小车沿着石油单位开辟的一条便道前进,到达现一八四团子女学校附近,由于胡杨、红柳挡住了视线,张政委下车登上了一个红山包,用望远镜察看附近的情况,说将来建场要尽量保护好原始森林。车行至一个小山梁时看到阳光照射在戈壁滩上,小石头闪闪发光,张政委问我这里叫什么名字,我说没有名字,这里有六条小山梁,我们取名叫六梁(位置大约在现一八四团、八、九连之间的西北方向)。张政委说,六道山梁,预示着将来六畜兴旺。我指着北面一座较高的山说,这座山上我们发现有石膏块,地下可能有石膏矿。他说,将来会有用途。因为汽车无法上去,没有实地察看。车行驶到苏鲁沟,我摊开地形图向张政委介绍:这里有一片约两万余亩地的大片灌木林,生长的全是梭梭树,我们曾在这里住过几夜,里面黄羊很多。张政委说,在这样一个荒漠中有着这样大的森林实在难得,将来一定要保护好,千万不要任意砍伐。张政委问我“苏鲁沟”是什么意思?我说不知道,可能是搞大地测绘的同志起的名字。

车行途中张政委同我聊了许多话题。他问我是什么文化程度,我回答说是初中。他问我是否知道乌孙公主的故事,我说知道一点,她是汉朝汉武帝时期的公主,和亲被嫁到西域乌孙国。张政委说嫁女和亲在古代各朝代都有,王昭君出塞也是为了和亲,汉武帝把解忧公主嫁到乌孙国,就是为了改善同乌孙国的关系,因为当时乌孙王国统治着西域北部,改善同乌孙国的关系对汉朝十分重要。有一首古诗是描写这位公主生活的情况,张政委背着古诗说道:“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这位公主是娇生惯养的娇小姐,嫁到西域生活很不习惯,住的是蒙古包,吃的是肉,喝的是牛奶,按现代人来讲生活是不错的,可是她一心想回内地家乡。塞外风光无限好,何须重返玉门关,我们兵团人一定要发扬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保卫边疆,建设边疆,为各族人民大办好事,把屯垦戍边的思想筑牢。汉武帝是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人,他为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做了不少事。汉武帝时期司马迁写的史记是一部经典著作,书中有许多内容今天仍然是值得我们深思、学习和借鉴的。传说中汉武帝是私生子,司马迁作史记时要真实记录他的出身,汉武帝得知大怒,要杀掉司马迁。因司马迁很有才,才免他一死。虽是传说,但司马迁不失为古代一位实事求是的典范,当年延安整风运动,毛主席倡导的三大作风,其中之一就有实事求是的作风,这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我们永远不能丢掉。西域屯垦古已有之,古人把这一屯垦称之谓“千古之策”,可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千古之策”都是一代而终。屯垦兴,西域安;屯垦废,西域乱。历史的教训不能忘记。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屯垦事业决不能一代而终,而是要千秋万代继承下去……

当时我对张政委背的那首古诗并没有记下来,后来从一部古诗集里找到了这首诗。当年在汽车行进中听张政委就古诗说的这些话,和以史为鉴的喻意,使我深感他是我党我军的一位德才兼备、文武双全的优秀领导干部。

车行到黄花沟停下作短暂休息,张政委问起地名,我说这里没有名字,因为看到这里遍地生长一种黄花,我们就取名叫黄花沟,我们勘测乌—夏引水工程路线时在这里住了几天。石油单位在这里打了一口自流井,因井水长流,所以周边长出了黄花,面积约上万亩左右。大家喝了几口自流井的水,水味甘甜,口感很好。张政委说,战地黄花分外香,如今我们在边疆塞外是战场,战天斗地,改造山河,将来北水南调完工后,可以在这里安置一个连队,或者建一个林管站。

迎接张仲瀚政委一行来实地视察1958年8月初(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接到通知,得知张仲瀚政委一行已经到达和什托洛盖,要我前去迎接。我带上有关资料和地形图乘车连夜前往。到达和什托洛盖时他们已经起床,兵团灌溉管理处处长张立长同志将我介绍给张政委,张政委握着我的手说,你们很辛苦,你连夜赶到先去休息一会儿吧。我说,我年轻没关系,不要紧。张政委问我是哪个部队的。张立长同志说我们是一个师的,他过去是做保卫工作的,1950年我们一起调到起义部队。张政委又问我学过什么专业知识,我说,只学过公安保卫工作的一些业务,不懂勘测业务。张政委说,不懂没有关系,我们共产党员就是在干中学,学中干,边干边学,边学边干,外行是可以变为内行的。早饭中,我一边吃饭一边简要汇报了我队勘测工作进展情况,张政委对我说,你坐到我的车上来,说话方便,这里你是主人,怎么走由你指挥,到你们队的驻地去,沿途需要看看就边走边看边谈。

陪同张政委来考察的一行人员有:张立长、申玉昆、王鹤亭(自治区水利厅副厅长)、张家瑶(自治区水利厅总工程师)、程人英(原兵团水利工程处政治部主任,后任农十师副政委)、邬佳才(农二十八团团长)、张政委秘书以及水利技术人员等同志,还有兵团生产战线报社记者(姓名忘记了),乘三辆小车由和什托洛盖向夏孜盖出发。到达夏孜盖后,张政委问我,“夏孜盖”是什么意思?我回答说,蒙古族语意为“有喜鹊的地方”。张政委说好名字,喜鹊到,贵人到,我们军垦战士就是品质最高尚的人,我们就是要发扬人民军队的英雄气质,战天斗地,在戈壁滩上盖花园,创造人间奇迹。我摊开地形图找到夏孜盖的位置,请张政委一行察看,张政委询问了土质、面积、气候等情况,我回答后他走到当地居民点中(约有十余户人家),细致地询问老乡们的生产情况和生活状况,随后对大家说:看来这个地方不错,是一片很好的农用土地,张拐子(指张立长,他在战争年代腿部受伤,走路有点拐,有了这个绰号)这里将来是你们的大粮仓。工程完成后,可以考虑建两到三个农场,农、工、渔、牧、副大发展,就会变成一个好地方!

小车沿着石油单位开辟的一条便道前进,到达现一八四团子女学校附近,由于胡杨、红柳挡住了视线,张政委下车登上了一个红山包,用望远镜察看附近的情况,说将来建场要尽量保护好原始森林。车行至一个小山梁时看到阳光照射在戈壁滩上,小石头闪闪发光,张政委问我这里叫什么名字,我说没有名字,这里有六条小山梁,我们取名叫六梁(位置大约在现一八四团、八、九连之间的西北方向)。张政委说,六道山梁,预示着将来六畜兴旺。我指着北面一座较高的山说,这座山上我们发现有石膏块,地下可能有石膏矿。他说,将来会有用途。因为汽车无法上去,没有实地察看。车行驶到苏鲁沟,我摊开地形图向张政委介绍:这里有一片约两万余亩地的大片灌木林,生长的全是梭梭树,我们曾在这里住过几夜,里面黄羊很多。张政委说,在这样一个荒漠中有着这样大的森林实在难得,将来一定要保护好,千万不要任意砍伐。张政委问我“苏鲁沟”是什么意思?我说不知道,可能是搞大地测绘的同志起的名字。

车行途中张政委同我聊了许多话题。他问我是什么文化程度,我回答说是初中。他问我是否知道乌孙公主的故事,我说知道一点,她是汉朝汉武帝时期的公主,和亲被嫁到西域乌孙国。张政委说嫁女和亲在古代各朝代都有,王昭君出塞也是为了和亲,汉武帝把解忧公主嫁到乌孙国,就是为了改善同乌孙国的关系,因为当时乌孙王国统治着西域北部,改善同乌孙国的关系对汉朝十分重要。有一首古诗是描写这位公主生活的情况,张政委背着古诗说道:“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这位公主是娇生惯养的娇小姐,嫁到西域生活很不习惯,住的是蒙古包,吃的是肉,喝的是牛奶,按现代人来讲生活是不错的,可是她一心想回内地家乡。塞外风光无限好,何须重返玉门关,我们兵团人一定要发扬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保卫边疆,建设边疆,为各族人民大办好事,把屯垦戍边的思想筑牢。汉武帝是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人,他为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做了不少事。汉武帝时期司马迁写的史记是一部经典著作,书中有许多内容今天仍然是值得我们深思、学习和借鉴的。传说中汉武帝是私生子,司马迁作史记时要真实记录他的出身,汉武帝得知大怒,要杀掉司马迁。因司马迁很有才,才免他一死。虽是传说,但司马迁不失为古代一位实事求是的典范,当年延安整风运动,毛主席倡导的三大作风,其中之一就有实事求是的作风,这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我们永远不能丢掉。西域屯垦古已有之,古人把这一屯垦称之谓“千古之策”,可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千古之策”都是一代而终。屯垦兴,西域安;屯垦废,西域乱。历史的教训不能忘记。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屯垦事业决不能一代而终,而是要千秋万代继承下去……

当时我对张政委背的那首古诗并没有记下来,后来从一部古诗集里找到了这首诗。当年在汽车行进中听张政委就古诗说的这些话,和以史为鉴的喻意,使我深感他是我党我军的一位德才兼备、文武双全的优秀领导干部。

车行到黄花沟停下作短暂休息,张政委问起地名,我说这里没有名字,因为看到这里遍地生长一种黄花,我们就取名叫黄花沟,我们勘测乌—夏引水工程路线时在这里住了几天。石油单位在这里打了一口自流井,因井水长流,所以周边长出了黄花,面积约上万亩左右。大家喝了几口自流井的水,水味甘甜,口感很好。张政委说,战地黄花分外香,如今我们在边疆塞外是战场,战天斗地,改造山河,将来北水南调完工后,可以在这里安置一个连队,或者建一个林管站。